点击收藏新全讯网2
南昌高校原党委书记落马记:多次召集情妇淫乱
2015-05-07 来源: 】 浏览:次 评论:0

权力是把双刃剑,正确行使能够为民谋利,实现自己的宏伟理想,在事业上取得辉煌的成就;反之会损害人民的利益,葬送自己的前程,甚至会走向犯罪。

而拥有“全国优秀教师”、“赣鄱英才‘555’工程领军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等诸多荣誉,在学术界堪称“明星”的南昌航空大学(以下简称“南航”)原党委书记王国炎无疑是个输家。他利用担任江西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新校区建设办公室主任,南航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基建工程、合作办学、人事调整等大搞钱权交易、权色交易,最终走上一条不归路。

2013年8月22日,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国炎受贿(折合人民币600余万元)一案进行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

“由于我的违法乱纪、腐化堕落,让无辜的家人背负道德和耻辱的十字架,令家庭蒙羞、家人蒙难,也让自己一败涂地、身败名裂。”在悔过书中,王国炎言语悲戚伤感,再也没有以前放言“在南航没有我干不成的事”的傲气了。

东窗事发,处心积虑谋划应对之策

——王国炎闻讯组织要调查他时,不是主动交待问题,而是隐匿重要证据、与行贿人串供,处心积虑地谋划应对之策。

2012年6月14日,江西省纪委决定对王国炎进行立案调查,并实施“两规”。

“当时,王国炎有过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镇定了下来。”省纪委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被带走的路上,他还与我们谈笑风生。”

事实上,人前“镇定自若”的王国炎,早已成惊弓之鸟。南航党办一位工作人员称,在被带走之前,王国炎隐约感觉到自己“要出事”,常常托他向省纪委和校纪委“私下”打听情况,但未果。

当他得知省纪委对该校原副校长刘志和涉嫌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后,担心自己的事情也会败露,于2012年4月8日(距离他自己被查仅两个月)向某科技职业学院董事长万某退回了145万元和5万元购物卡。

不仅如此,王国炎还主动与行贿者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妄图蒙混过关。其中一位老板信誓旦旦地对王国炎说:“如果没有书记,也没有我的今天,我一定不会乱说,一定不会出卖‘朋友’,请放心!”王国炎听后,满意地笑了。

与此同时,情人张某也在他的授意下,退掉两人偷欢的出租屋,藏匿有关字据和款物。然而,这一切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交待最快、最彻底的就是这些所谓的“朋友”和情人。

在接受办案人员谈话时,王国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抱定与组织对抗到底的“决心”,拒不配合且气焰嚣张。他“强调”了四点:一我没什么问题;二你们要保证我的合法权利;三你们要给我恢复名誉;四你们要在全校师生面前给我澄清事实。

为打消他的侥幸心理,办案组一方面苦口婆心、耐心地教育引导,给他讲政策讲法纪,要求他认识错误、交待问题;另一方面主动关心照顾他的生活,每天给他检查身体。他的态度慢慢发生了变化。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经过三番五次的较量,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王国炎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思想防线彻底瓦解,逐步交待了涉嫌违纪违法的事实。

办案人员介绍,王国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省纪委查办的第一个在任高校党委书记违纪违法案件。该案不仅在江西省高校的党员领导干部中震动大,甚至在全国高校以及学术界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要不是纪委及时查处我,真不知自己会滑到哪里。我愿做‘反面典型’现身说法,还要写上一两本小说,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在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前,王国炎向办案人员提出上述恳求。

双面人生,用完美“表演”掩盖不齿行径

——变色龙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王国炎就是这么一只“变色龙”,人前,他是“专家达人”、“明星”书记,实际却表里不一、阳奉阴违。

1961年出生的王国炎案发前可谓著作等身、仕途平坦。1994年,年仅33岁的他开始担任硕士生导师,尔后逐步展现过人才华。次年,他破格晋升为教授,成为江西省哲学社会科学界最年轻的教授;同年,他又被破格提拔为南昌大学政法学院院长,成为该校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之一。

此后,王国炎的仕途开始搭上了升迁“快车”。从1999年担任江西师范大学校长助理开始,他仅用8年时间便升任南航党委书记。当时在南航乃至江西省教育界,王国炎被认为是一位有能力、有魄力的大学党委书记。

在南航任职期间,王国炎曾对青年学子这样谈自己的人生观,要“以哲学的姿态生活”,提出人生要做到“四然”,既泰然、淡然、坦然和自然。他告诉学生,“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夫为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很多问题想通了,人的一辈子就会很平静。

不仅如此,王国炎还经常“关心”下属职工的生活。如果某个教职工家里遇到不幸之事或者难事,他都会嘘寒问暖,极力帮助——给人感觉很有“人情味”。因此,当王国炎接受组织调查时,南航教职工都“大吃一惊”。

但是,一位熟悉王国炎的老干部却认为,南航教职工都被王国炎的“假象”蒙蔽了,真实的他是一个台前表演堪称“完美”,幕后表露令人不齿的“双面人”。

原南航党委班子的一名成员告诉记者,王国炎多次在校党委班子会和干部大会讲“你做事按程序来,错了我也不会批评你;要是不按程序来,对了我也不会表扬你。”乍一听,他是个懂规矩、讲规矩的领导,其实这些都是他的“障眼法”,他是这么说的,却不是这么做的。

2008年3月,王国炎绕过组织程序,为不符合竞聘南航后勤服务有限公司经理岗位条件的林某打招呼,使其获得竞聘资格并当上经理。

2009年4月,为达到提拔吴某为基建处副处长的目的,王国炎通过竞争上岗但故意设置条件等办法,使吴某“心想事成”。

……

不仅如此,王国炎表面上道貌岸然,天天满口的马哲,实际上一肚子“男盗女娼”。办案人员介绍,王国炎有两次婚姻,但两次婚姻都不怎么幸福,总想在婚外寻找情感上的慰藉和补偿。

于是,他利用手中权力,大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先后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为寻求刺激,王国炎不仅利用出差机会在珠海等地多次嫖娼,甚至还多次召集情妇、妓女与其进行淫乱活动。

另据江西一位政界人士介绍,王国炎的官品也很差。“他为了成事、得势,可以低三下四、阿谀谄媚,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甚至可以叫你‘爷’。但一旦他上台得势后,就马上翻脸不认人。”

自我膨胀,“在南航没有我干不成的事”

——陈毅元帅曾说过,“九牛一毫莫自夸,骄傲自满必翻车。”就是告诫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王国炎的落马正验证了这句话。

出生于江西省玉山县偏远农村的王国炎,凭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考入江西大学并留校任教。之后又凭借自身实力获得两次破格晋升(提拔)。这个阶段的王国炎一直信奉正直做人、踏实做事、为党和人民努力工作,凭本事和业绩求发展的人生原则。

“起初的王国炎还是比较洁身自好的。他不仅自己拒收贿赂还教育家人不能收受他人财物。但随着职务的升迁,其心态慢慢发生了微妙变化。”办案人员介绍,在竞聘江西师范大学副校长一职时,王国炎落选。这次挫败使王国炎的理想信念发生了彻底的动摇和错位。他开始认为“在当今社会和官场上,什么理想信念、宗旨意识,什么公平正义、法纪道德,在那些贪官和不法商人眼里,不过是欺骗老百姓的美丽谎言。如今的社会,关系、金钱、个人能力一样都不能少,否则永无出头之日。”

就是从那时起,王国炎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慢慢扭曲。对工作没了热情,对生活没了激情。他感慨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2007年3月,王国炎担任南航党委书记。在他主政的几年里,南航取得了较大发展——用王国炎自己的话说“(自己)曾为学校做过一些贡献,为师生员工办过一些好事”。但在成绩面前,王国炎却认为“学校的一切成就都是自己的功劳……仿佛自己为老百姓做事,不是因为自己是人民的公仆,而是自己在施舍和恩赐了。”此时的王国炎,思想上已经完全松懈,而且变得越来越猖狂了——他放言“在南航没有我干不成的事!”

思想上的变质从而导致行为上的失控。

2002年12月至2011年11月,在江西师范大学新校区路网、南航综合实验大楼等工程项目中,王国炎为某投资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袁某暗施帮助,之后,袁某为表示感谢,先后7次送给王国炎53.6万元、澳大利亚元2万元和价值24.88万元的别克轿车一部。袁多次向王国炎承诺,南航综合实验大楼竣工后,将送一大笔钱给他,并帮他的儿子成为身价500万元的富翁。

2011年8月至2012年1月,在与某科技职业学院合作办学过程中,王国炎又为该科技职业学院董事长万某提供帮助,并要求万某每年从新生住宿费中拿出一半约80万元送给自己。万某先后送给王国炎人民币245万元和购物卡5万元。

……

“从2002年春节至2012年6月,王国炎非法收受、索取26名行贿人的财物共计600余万元,这些财物包括人民币、美元、澳大利亚元、股份、房产、轿车、购物消费卡券等。其中两次单笔受贿金额高达100万元。”办案人员介绍,作为回报,王国炎在工程建设、人事任用、考生招录等方面滥用职权,为他人大肆谋取利益,包括为没有建筑资质的工程队获得基建工程、帮助不符合条件的行贿人提拔、为不符合录取条件的考生增补录取,等等。

“我经济上的腐败助长了生活上的腐败。”王国炎为了与情人维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大肆索贿受贿,从收小钱变成了收大钱,从几万收演变成几十、上百万元地收。王国炎收受的600多万元贿赂中,近400万元交给了其情妇进行投资或挥霍……而生活上的腐化堕落,反过来又加重、加剧了经济上的腐败。

规避监督,“一把手”成脱缰“权力野马”

——权力一旦失去制约,就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无忌惮地践踏一切。王国炎之所以狂妄、霸道,在南航“一手遮天”,就是因为在南航其权力无人能制。

我违法乱纪、腐化堕落,固然有客观原因,但更主要是主观原因。归根到底,是由于自己思想上的蜕化变质造成的。

我认识的第一个商人,是我当江西师范大学教务处长时和我打交道的教材供应商。我对他毫无戒备之心,缺乏拒腐防变的鉴别力和警觉性,不知防微杜渐和“慎始慎初”。从端午节时收他一筐咸鸭蛋、中秋节收他一盒月饼,再到和他一起吃饭、打牌。彼此渐渐成为朋友和牌友后,他于2000年春节以给孩子压岁钱的名义送给我六千元人民币现金,我当时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我违法乱纪、腐化堕落的开端,反而将其看成是朋友间的正常来往。

由于不能正确认识挫折和个人职务升迁,不能认识社会和家庭问题,我错误地认为:过去自己一直信奉的正直做人、踏实做事、为党和人民努力工作,凭本事和业绩求发展的人生原则,在当今社会和官场上,不过是书呆子的幼稚和天真。什么理想、信念、宗旨,什么公平、正义、法纪、道德,在那些贪官和不法商人眼里,不过是欺骗老百姓的美丽谎言。如今的社会,关系、金钱、个人能力一样都不能少,否则永无出头之日。我于是劝慰自己:人生苦短,以后凡事别太较真,也别太苛求自己,及时行乐、得过且过最重要。

理想信念的动摇、错位,必然导致行为上的错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上的扭曲,终于使我在权力、金钱、美色等考验面前败下阵来。2002年下半年,我便在袁某某的请求下,利用职权为其在新区路网工程招标中暗施援手了;2003年春节,徐某某等两人各送给我2万元现金,我便一并笑纳了;袁某某再次将20万元现金送到我办公室时,我再也没有去年的正义凛然了。虽然内心极度害怕,但终于经不住金钱的诱惑而同意收下,只是我让他把钱交给跟他做零小工程的我妹夫代我收管,仿佛这样便可以蒙混过关了。2003年下半年,开发商万某某送我20万元现金时,我也如法炮制,让他交给我妹夫代我收管。一年时间,我疯狂受贿44万元,由此彻底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思想上渐渐发生了变化,似乎学校的一切成就都是自己的功劳,甚至觉得师生员工的要求没完没了。仿佛自己为老百姓做事,不是因为自己是人民的公仆,而是自己在施舍和恩赐了。特别是近两年来,我与师生员工的联系越来越来越少了,与老板、情人的联系倒是越来越多了;与师生员工的感情越来越疏远了,与老板、情人的感情倒是越来越密切了;为师生员工服务的意识越来越淡漠了,利用职权为老板、情人办事的意识倒是越来越强烈了。即使在处理自己和家庭的关系时,也是动辄强调自己的工作、事业是如何的重要,对家庭、妻儿不负责任,变得越来越自私了。现在想来,自己虽然入党几十年,但其实没有真正从思想上入党,没有真正按照党的性质、宗旨和理想去指导自己的行动,没有真正把履行宗旨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没有真正解决好自己为谁当官、权从何来、为谁服务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自己其实根本就不配做一个共产党员,更不配做领导干部。

经济上的腐败,助长了我生活上的腐化。在南航工作期间,我先后与多名女性发展成为不正当情人关系。根本的原因是自己目无法纪,道德败坏,自甘堕落。在南航工作期间,自己是校领导,后来又是一把手,失去了监督和约束,变得肆无忌惮起来,觉得生活作风上犯点错误无关紧要。

生活上的腐化堕落,反过来又加剧了自己经济上的腐败。在我收受的650多万元中,除了150万元退还外,其他可用的钱几乎都被我陆续送给了数位情人。其中仅朱某某一人就有近250万元。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违法乱纪,让自己最痛苦的,不是受到党纪的处分和国法的惩罚,而是自己猛然意识到自己的丑陋、卑劣和无耻时的无地自容;道德沦丧,让自己最痛苦的,不是受到社会的谴责和公众的鞭挞,而是自己一旦醒悟时,良心上的自责和灵魂深处的自我折磨。突破法纪、道德底线的胡作非为,终究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虽然也许得到过一时的快乐和满足,但此后的痛苦和耻辱却要陪伴终生! (摘自王国炎悔过书)

权力的过于集中,给以权谋私提供了可乘之机。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王国炎自律意识非常淡薄,他工作中作风霸道,用权“任性”,任南航党委书记期间,重要干部的任免、重要建设项目的安排等,常常独断专行。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王国炎作风霸道、刚愎自用,听不进别人意见,变着法子逃避监督。

对此,王国炎也在忏悔中说,“监督乏力、约束无方,特别是对高校主要领导,基本感受不到监督和约束力的存在。”

在南航与某科技职业学院合作办学问题上,校纪委就发现:该院不仅不符合上级规定的合作办学条件,而且连学校的土地证等有关手续都是假的。对此,王国炎却总以各种理由来搪塞。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为了尽快签署合作协议,王国炎竟然把这名校纪委领导支到省委党校参加培训去了。

2008年,王国炎要求人事处将南昌市某宾馆职工张某调入南航卧龙港宾馆工作;后又利用职权将张某调入校党政办。对于此人的调动和任用,其他校领导均不知情。

……

王国炎案再次表明,主要领导不愿接受监督,很容易形成个人独断专权,发生腐败行为的概率必然高,而且这也成为当前部分高校的共同点。

曾查办多起高校腐败窝案的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分析认为,南航腐败案背后,暴露出三大问题:涉案人员个人法制观念淡薄,私欲膨胀,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高校管理制度不健全、不完善,给职务犯罪以可乘之机;监督制约机制没有发挥作用,内部监督、上级监督、社会监督均存在缺位或弱化。

如何监督制约高校“一把手”的绝对权力,让其不再成为脱缰的“权力野马”?

江西省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加强高校党风廉政建设,重点是要紧抓腐败现象容易滋生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一方面,要加强廉政风险防控管理。对人、财、物权力集中的岗位,要进行职权梳理,切实找准岗位风险。另一方面,加强对财务、基建、采购、科研经费等监管,继续推行高校党政主要负责人“三个不直接分管”制度。再一方面,完善基建(修缮)工程监管制度,健全物资采购制度,进一步规范科研经费使用、财务管理。

办案人员建议,要积极推进校务政务公开,依法建立各项完整的工作程序,可借鉴国外经验,在高校内部实行决策权与执行权分立。

另据了解,江西高校开始通过建立章程逐步建立现代大学机制。去年9月,江西农业大学等三所高校章程获准生效。三所高校章程在干部人事任免、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分离等事项上,均作出了一些硬性规定。

“我将自己腐败犯罪的惨痛代价归纳为十个一:政治上一撸到底,经济上一穷二白,名誉上一文不值,地位上一落千丈,形象上一无是处,自由上一无所有,家庭上一塌糊涂,身体上一身病痛,良心上一生自责,总体上一败涂地。”案发后,王国炎的忏悔姗姗来迟。

■李伟、信息日报记者袁思东文/图


Tags: 责任编辑: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全讯网:加拿大华裔捐日本侵华地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 南昌高校原党委书记落马记:多次召
  • 全讯网:加拿大华裔捐日本侵华地图
  • 新全讯网2:郭艾伦复出12分罚篮绝杀
  • 热门文章

  • 南昌高校原党委书记落马记:多次召
  • 全讯网:加拿大华裔捐日本侵华地图
  • 新全讯网2:郭艾伦复出12分罚篮绝杀
  • 相关文章